<form id="imkf8"><acronym id="imkf8"></acronym></form>

        <button id="imkf8"><acronym id="imkf8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<em id="imkf8"></em>
        <button id="imkf8"></button>
          欢迎光临东莞文学艺术网!
          11111
          评论选登

          精微表达心中的痛感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林汉筠与我在莞结识多年。他来自湖南,我来自四川,由于我们是同龄人,性格、经历、遭遇、学养和眼界都相似,由此成为交往深厚的挚友。而且在文学创作上深度对话、相互启发,共同体验着艺术追求的困惑与顿悟、艰辛与坚守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林汉筠谈吐谦和、又不乏机智与谋略,举止儒雅、一派成熟风范。虽然在莞定居,但对于家乡的风物人情,林汉筠始终饱含一份特殊的情怀。因此,他的作品具有厚重的乡村气息和湘土风情。其意境清远而沉郁,诗风飘逸而含蓄。而“其学深矣,其养邃矣”是其作品能够自成一体的根本原因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在当代汉诗多元化的激流中,诗人怀揣一颗真诚与纯朴的心,从感叹生命、感怀父母、感受亲情、感念乡情的创作基点出发,去关注自然、关注现实,同时也在极力寻求多重精神内涵与多种表达方式的可能性,在题材、内容、形式、语言等方面实现着艺术境界的扎实递进。读林汉筠的新近出版的诗集《手捧春天》,像读一部新田园诗,使生活在喧嚣都市的我们,从中领略到了淳朴真挚的人间温情,和弥留在最后乡村的美感。从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,诗人以自己特有的敏感和经验,悉心捕捉着生活中令人怦然心动的瞬间情态,以及体会我们身边伟大的亲情和母爱。抛开其作品的抒情性不谈,在文本语言中,诗人以他的敏锐直觉和高度理性思考,挣脱了世俗生活与具体物象的束缚,选择了永无终结的精神追问——使“疼痛”一词的意义从文学的主体意识,演化为一种追诘的话语权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追溯自屈原杜甫以来的文本思想,我国文学早已产生了社会批判精神和自我审判意识,“疼痛”就是良心与良知的自我反省。对林汉筠而言,“疼痛”,是诗人对生存的第一印象、全部印象和终生印象。揭开时下诗坛繁荣的表象,我们不难发现:控诉意识发达而疼痛意识近乎于无,是中国当代诗人的集体特征。原因在于中国文化是乐感文化、主流上是非宗教的。人们陶醉于消费文化布置的霓虹里,以为享乐的盛宴会天长地久。“精神追问”演变为知识分子的“自我作贱”,疼痛意识原先具有的人文主义因素和现代意识丧失贻尽。“疼痛”主题亦从人的觉醒和主体意识的生成转向自我意识的退化……而林汉筠恰恰相反,他不随波逐流,依然坚守着诗歌创作中最可贵的“疼痛意识”,捍卫着“疼痛写作”的优秀传统和坚固基石。诗人将“疼痛”主体从抽象的人转移到具体的人即诗人自身,这种转换源于文学中对“原罪和逐出伊甸园”的痛苦自谴思想的深远影响,也深刻反映了变形时期知识分子的精神历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在创作中,林汉筠用一枝冷静、克制且不乏睿智的笔,纯然表达对人生世态的体认。笔墨重心和叙述旨趣围绕着社会人生,深入而精微地表现心中的痛感,表现对受伤灵魂的关怀,表现对人性和生死的思索……我们试以其文本为例。诗人家乡有条芙夷河,傍村而流,三面环水,一面临山,历来风光旖旎,素有“小半岛”之美称,而在诗人的眼中,却是另外一幅场景:“春汛/省略季节的澎湃和悲鸣”(《五月的芙夷江》)。特别是那次骇人听闻的邵阳沉船事件,打破了这里的宁静,一双从芙夷河中伸出的手,给诗人的内心划下一道深深的伤痕: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正如那艘渡船
                 渡过了我的岁月
                 从没感到这般冷艳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看到——那双手
                 钉在河面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那阳光般的妹妹
                 中秋来了
                 请举起你的手
                 告诉我
                 家园的路还要走多久
                 ——《竖在芙夷河的手——给9.9邵阳沉船的学生》节选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时间把记忆里破碎的回忆拼成悲戚的画面。面对戛然幻灭的“我那阳光般的妹妹”,诗人悲愤无比、欲哭无泪,他放弃了所有现代诗技巧和语言方式直抒胸臆,写下这首饱含着强烈情感的作品,少于悲情宣泄的深度理性反思,冷峻而有节制,正合“哀而不伤”的艺术原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“用诗歌抒发心中强烈的情感和哀思,用诗歌抚慰自己与他人哭泣的心灵,激励人们的意志和信心,不管他们写出的是诗还是“非诗”,其行为本身就是一首壮美的史诗”(江云帆语)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故乡和母亲,在诗人的心里有着同样的分量,永远无法复制也无法删除。因之,诗人的叙述里始终带着疼痛——对充满他人生记忆的乡村生活,对已辞世的母亲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任何一部诗歌作品的面世,可以说“既有来由,又有去向。”林汉筠在其诗集《手捧春天》的跋里说,出版此书,一是为纪念他两年前不幸病逝的母亲,二是为检阅其近年来的诗歌创作。根据诗人提供的线索,我们基本可以把握诗人的创作脉络。延续的创作脉络对诗人有着特殊的意义,因其承载着一种疼痛感或者某种永恒。对俗人而言,死亡是人生的终点,生命是个人利益的极限。诗人不流俗,他对亡母的追思则是超越生死的诉求——赋予生命一种崇高、悲壮、永恒的意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们可以这样认为,《手捧春天》是林汉筠献给亡母的一阕挽歌。“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,虽然还有色有香,却失去了根”(老舍语)。是的,母亲是我们的根,生命之根,生活之根,思想之根。无疑,诗人是怀揣着失母之大悲、无根之飘零来书写母亲的,“南来的风,是不是正在煮着我的心事?/鼓着的乡音,是不是夹着你唤我乳名的颤音?/那双枯树皮的手,是不是正拂去两鬓早已斑白的沉霜?/干枯的眼神,是不是正在张望儿女们回乡的路?”这一连串的追问,其实诗人也很难回答。只能借助于意象来表达出郁闷、低落、悲恸的心态:“风在说,雨在说/那双手在说/妈妈,你是否漂白记忆的黑发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没有理智深埋在知觉的抑郁,也没有歇斯底里的嚎泣,一切都是隐忍而无声的,唯有一份爱留存在记忆中最容易受伤处,用诗人自己的话说,“一直以来,我不敢触摸自己怀念母亲的神经,今天才终于鼓起勇气,写下这段文字”。这就是《妈妈,是不是在唤我的乳名?》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那天,救护车接下包裹的你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听到你在轻轻地说话
                 妈妈呵,你若无其事
                 无情的脑梗塞
                 塞得住你的神经却塞不住你天使般的笑容
                 那双老茧丛生的手  指向家乡
                 力若千钧。那丝残墨正刮骨疗伤
                 挤去我高傲的毒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悬在车顶的那瓶点滴
                 与我的血战马正嘶  上下直撞
                 演绎儿女无尽的伤
                 你在唱歌吗?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看到你嘴唇嚅动着音符
                 那是榕树下吟唱童年犹新的歌谣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是你永远的听众
                 我是你永远长不大的孩子
                 ——我的血脉里奔腾着母爱的力量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可恨的时光可恨的病可恨的那瓶点滴
                 竟然将你的血液倒空
                 那双曾让我骄傲一生的眼睛像将尽的灯盏
                 打落在风中
                 烙下千年难忘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从某种意义上,疾病成为人生命体验的一种方式,在睁眼与闭眼之间,更能促成我们去思考生命何为? 人们对死亡的焦虑、恐惧,除了来自于身体在濒死阶段的疼痛和不适外,更突出的是来自内心深处无法排遣的孤独和虚无。以“血液倒空”、 “将尽的灯盏/打落在风中”为象征符号的画面,恰好暗合了人们对生命消散的记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这首诗平实里透出的是高明,使文本有了明显的指喻性——聚与离殇:“你一定在呼唤我的乳名,妈妈呵/我已回到家乡,回到儿时帮你汲水的井旁/那清冷的月光,映照着永远的离别”。灵魂嵌入身体的瞬间,尖锐的疼痛淹没了他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结尾的一句:“在梦乡我闻到你熟悉的乳香”中的“梦乡”与“乳香”,毫无疑问寄寓了诗人对慈母无限的追念和敬仰。有了一种神圣和安详,人性的淳美在内核中绽放,母亲所代言的持家顾家、相夫爱子、追求进步、捍卫自我、和睦友邻、抗争病魔、与人为善、乐观真诚、思恋故土……等女性的美丽含义,也自然映射在了人们的眼底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母亲走完一生,把爱留给了活着的人。但没有一种爱不疼痛。《妈妈,你别走》就是诗人在其文本中用“疼痛”融铸的母爱缠绵。既然无法悲伤,也无法埋葬疼痛,诗人只能去《上坟》倾洒自己的哀思:“那株横在坟前的茅草不说话/那只立在坟前枝头的小鸟似曾相识地望着我也不吱声”,而笔锋一转,似逆笔而走,放大了母爱:“我想你咕咕的叫声与妈妈的山歌一样动听/那束特意从城市带回的玫瑰与菊花默默地伏在坟前/含羞地绽放着,像妈妈的笑容一样永恒。”这样的诗句看似平淡无奇,其风暴却蕴蓄在语词的内核里,准确而有力地道出了诗人内心的颤栗和疼痛、感恩和敬畏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排除对林汉筠诗歌文本的单一解读,亦可将其作品的复杂感受与语言的多义性提交给感性的读者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倘若有人问这种复杂感受与多义性意指什么,我的答案只有一个,那便是他的作品里一个微妙的母体。“那是一个混合状态的母体,身在其间的时候充满了厌恶与暴躁的逃离情结,真正离开的刹那时心灵沦陷后巨大的茫然与虚空……依稀的只有那一点点记忆和记忆之上的色彩、味道与温度。”美国作家沃尔夫所谓的这个“母体”与我说的“母体”,其实是相同的,这就是我们的出生地——故乡。没有读过林汉筠作品的人,很难想象到一个生命逃离母体后可以嗅到的那种久违的母体的味道。逝水流年,诗人仍没有淘去植根于母体文化的东西。这种感觉,只有生于斯、长于斯却又长期远离斯的人,才会刻骨的铭记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城市像偌大磁场,吸附着无数漂泊者的身体与灵魂,我们那一度有血有肉的“家”被工业侵蚀得犹如一个地窖,仅剩下“容纳”功能。依然套用沃尔夫的话说,我们可以从这里看到不同的生命态:每一个人物都在一种卑微与狂傲中平庸地活着,每个人都选择了自我释放自我生存的方式,每个人都贩卖着生与死的营生。柔弱的、苍白的灵魂,健壮的、疯狂的肉体,在空间的维度上不断获得,在时间的维度上不断逝去。那里有强烈的控制欲,有充满真情的欺骗,有年轻态的骄傲,有老年时光的撒泼耍赖,有无休止的争吵与征服,也有生死落差中难以名状的虚伪与荒唐……总之,每个人都生活在特定的时空和环境之中,有太多可以影响人的判断的因素在起作用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面对城市欲望的急遽膨胀,压缩了正常生活空间时,人在生存处境里亦同样变相,充满了困惑与不知所措。林汉筠《回乡的脚步》、《酒酣的语言》等组诗作品,便成了诗人进入“疼痛写作”的现实背景与无声旁白。这些作品具有很强的隐喻性,它用可见的事物表达不可见的意义,具有更为广泛的能指功能——至少,我们清楚地知道,疼痛的“母体”留给诗人的恰是负重的丰饶,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创作灵泉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萨义德曾把知识分子设定为“圈外人的模式”,并坚信,该模式“最能以流亡的情况加以解说”;阿多诺认为,“对于一个不再有故乡的人来说,写作成为居住之地。”北岛则承认,“我其实也是个街头艺人,区别在于他们卖的是技艺,我卖的是乡愁。” 作为林汉筠最为关注的诗性“母体”,外在物质性的暴力对象正是我们的精神寄居地。因此,“疼痛”的形象一直与诗人形影不离,这种疼痛包括机器对于人,工业对于自然,物质对于精神的戕害。诗人唯有用最初的温暖和爱的“母体”——故土,来抵御城市现实中的钢筋水泥般的压力和沉重,还乡意识就自然而然地成为诗人的精神支点与灵魂庇所。《故乡,一个被我捂热的名词》、《故乡的村庄》、《印象老家》、《老碾房》、《老屋》、《回乡的脚步》、《归乡》……这一如随想录的标题,既非阐释,亦非注解,却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诗人内心的疼痛——一种田园诗意与现代工业的激烈冲突,一种失去精神家园又无法重建的压抑与失落。而这些,无疑表露了诗人创作中的“出离”状态。这是一种精神的远游,即使“风吹着陌路/如同吹着我多年的异乡生涯” (《回家》),诗人的心灵也没有脱离故土这个“母体”,闭目无视城市的喧嚣与浮华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诗歌文本中最重要的是诗人对生存状态的看法,这决定了其作品的品质、深度与感染力。在消费主义狂潮已经将理想主义驱赶到悬崖边上的今天,值得庆幸的是,诗人对诗歌创作态势还保有清醒的认识:一个人的灵魂可能被肉体和衣服掩盖,但精神会穿透一切,这个精神就是灵魂的语言,是文化现实,是诗歌之根。面对不同的生存感受,诗人只有转换陈述方式,才能寻找更贴切的生存表达,这是对功利的放弃,是试验的态度,是挑战个人命运的勇气——因为,我们都是自己命运的受难者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读林汉筠的诗,我感觉他的作品跨越了从现实到梦幻,从想象到变相,从自然浪漫到乡愁清浅,从田园生活到工业冷漠这样广泛的文本形态。在形而上的沉思与现实的感知之间移动,林汉筠从未丧失他对于人的生存的关注,对于生命意义的探询。正是这种形而上的文本气质,使诗人保持了作品的具象形态。他作品中的形象既是写实的、又是符号化的,具有“疼痛诗”的特征——指向极度生存状态下细微个体生命之痛,以及对生命意义的反思与悲悯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      与其说这是一篇精致的评论,不如说这是诗人蒋楠和林汉筠之间的心灵碰撞。诗人之间的火花无疑与诗歌息息相关,而生活、友情、故乡等因素则充当起另一架架的桥梁。由生活到诗歌,由诗歌及人,再回归到诗歌本身。让论说的过程充满了诗性与人性的色彩,读来倍感温暖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6-02-18 15:11:04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          微信关注

          移动门户

          分分十一选五app
            <form id="imkf8"><acronym id="imkf8"></acrony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imkf8"><acronym id="imkf8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imkf8"></em>
  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imkf8"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    镇江 | 中卫 | 贵港 | 任丘 | 丽水 | 枣阳 | 张家界 | 南安 | 澳门澳门 | 中卫 | 石河子 | 赤峰 | 凉山 | 景德镇 | 琼中 | 那曲 | 昌都 | 吉林长春 | 阿坝 | 乌海 | 嘉兴 | 随州 | 德宏 | 临猗 | 大丰 | 启东 | 宜昌 | 随州 | 四川成都 | 海安 | 丹东 | 澄迈 | 陕西西安 | 黔东南 | 蚌埠 | 济宁 | 垦利 | 库尔勒 | 萍乡 | 株洲 | 玉溪 | 岳阳 | 益阳 | 眉山 | 厦门 | 许昌 | 嘉峪关 | 海拉尔 | 连云港 | 泗洪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长垣 | 荆门 | 莆田 | 和田 | 清远 | 沭阳 | 桂林 | 三亚 | 咸宁 | 漯河 | 普洱 | 宜昌 | 楚雄 | 许昌 | 日喀则 | 甘孜 | 清徐 | 张北 | 灵宝 | 赣州 | 嘉峪关 | 柳州 | 驻马店 | 怒江 | 邹城 | 惠东 | 晋江 | 单县 | 临猗 | 忻州 | 塔城 | 济南 | 辽宁沈阳 | 毕节 | 商洛 | 泗洪 | 霍邱 | 乌兰察布 | 本溪 | 百色 | 宣城 | 九江 | 芜湖 | 汉中 | 澄迈 | 池州 | 包头 | 鸡西 | 汉川 | 屯昌 | 巴中 | 迁安市 | 台中 | 临汾 | 阿拉尔 | 顺德 | 三明 | 甘南 | 巴彦淖尔市 | 鹤壁 | 景德镇 | 赵县 | 瓦房店 | 梧州 | 雅安 | 如皋 | 台北 | 泰州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明港 | 儋州 | 宣城 | 崇左 | 晋城 | 济南 | 九江 | 汝州 | 湘西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梅州 | 威海 | 毕节 | 吕梁 | 阿坝 | 自贡 | 邹城 | 宁国 | 东台 | 永新 | 清远 | 海丰 | 迪庆 | 安岳 | 包头 | 铜仁 | 滕州 | 庆阳 | 海宁 | 盘锦 | 澳门澳门 | 铜陵 | 果洛 | 宁波 | 崇左 | 琼海 | 南安 | 三亚 | 深圳 | 武威 | 江西南昌 | 阿拉尔 | 启东 | 巴音郭楞 | 天门 | 甘南 | 涿州 | 保定 | 盐城 | 阜新 | 常德 | 海拉尔 | 朔州 | 河北石家庄 | 沧州 | 铜陵 | 甘肃兰州 | 玉溪 | 漯河 | 大连 | 来宾 | 赵县 | 石河子 | 余姚 | 淄博 | 河源 | 邢台 | 嘉峪关 | 馆陶 | 雄安新区 | 濮阳 | 菏泽 | 宣城 | 那曲 | 广西南宁 | 嘉兴 | 巴彦淖尔市 | 六安 | 琼中 | 泰州 | 博尔塔拉 | 临沧 | 南通 | 海宁 | 四川成都 | 靖江 | 临沂 | 广安 | 肥城 | 昆山 | 燕郊 | 燕郊 | 岳阳 | 万宁 | 天水 | 广西南宁 | 新泰 | 保山 | 扬州 | 渭南 | 潍坊 | 温岭 | 那曲 | 淄博 | 昭通 | 淮北 | 东方 | 台中 | 定州 | 芜湖 | 榆林 | 神农架 | 诸暨 | 乌海 | 日土 | 大同 | 如皋 | 三明 | 惠州 | 平凉 | 甘孜 | 抚顺 | 泸州 | 博尔塔拉 | 安庆 | 甘肃兰州 | 枣阳 | 柳州 | 永康 | 许昌 | 黄南 | 单县 | 宁夏银川 | 台湾台湾 | 溧阳 | 大同 | 洛阳 | 丽水 | 萍乡 | 大兴安岭 | 孝感 | 安岳 | 汉中 | 襄阳 | 海南海口 | 库尔勒 | 衢州 | 永康 | 芜湖 | 甘南 | 四川成都 | 景德镇 | 大庆 | 淮北 | 白城 | 德宏 | 龙口 | 赵县 | 新乡 | 南通 | 白城 | 台北 | 毕节 | 芜湖 | 四川成都 | 乳山 | 百色 | 偃师 | 和县 | 东方 | 秦皇岛 | 朝阳 | 海拉尔 | 呼伦贝尔 | 寿光 | 儋州 | 晋中 | 烟台 | 哈密 | 涿州 | 孝感 | 鄢陵 | 安康 | 招远 | 泉州 | 南通 | 陇南 | 淮北 | 鹰潭 | 济宁 | 龙岩 | 齐齐哈尔 | 金坛 | 神木 | 武夷山 | 金华 | 衡水 | 湖州 | 海东 | 漳州 | 三沙 | 那曲 | 驻马店 | 衡水 | 天水 | 任丘 | 萍乡 | 新泰 | 咸宁 | 泗洪 | 石嘴山 | 海门 | 果洛 | 包头 | 临猗 | 白沙 | 大丰 | 喀什 | 郴州 | 鸡西 | 乌海 | 南京 | 上饶 | 果洛 | 南京 | 海拉尔 | 章丘 | 武安 | 淮安 | 黄南 | 泰州 | 桓台 | 舟山 | 焦作 | 周口 | 梅州 | 佳木斯 | 桐城 | 泗阳 | 衡阳 | 丹阳 | 泗洪 | 香港香港 | 泉州 | 南京 | 姜堰 | 邳州 | 商丘 | 苍南 | 贵州贵阳 | 玉林 | 临猗 | 许昌 | 运城 | 任丘 | 楚雄 | 日土 | 鸡西 | 台南 | 临沧 | 和县 | 开封 | 正定 | 图木舒克 | 汉中 | 荆州 | 福建福州 | 承德 | 鹤岗 | 天水 | 南充 | 博尔塔拉 | 安康 | 六盘水 | 宁德 | 铁岭 | 通化 | 五家渠 | 丹东 | 遵义 | 平凉 | 姜堰 | 常州 | 双鸭山 | 韶关 | 福建福州 | 泰安 | 普洱 | 盐城 | 日喀则 | 牡丹江 | 基隆 | 哈密 | 南平 | 龙口 | 承德 | 郴州 | 河南郑州 | 阜新 | 延边 | 石嘴山 | 台湾台湾 | 五指山 | 来宾 | 阳江 | 汝州 | 崇左 | 燕郊 | 宜都 | 郴州 | 佛山 | 仁怀 | 任丘 | 台北 | 德阳 | 商洛 | 曹县 | 临汾 | 汕尾 | 开封 | 陇南 | 金昌 | 澳门澳门 | 聊城 | 惠东 | 泗阳 | 宁德 | 阿拉尔 | 浙江杭州 | 临汾 | 泰安 | 澳门澳门 | 攀枝花 | 嘉峪关 | 宁夏银川 | 吴忠 | 钦州 | 大连 | 巴中 | 菏泽 | 丽江 | 齐齐哈尔 | 迪庆 | 晋城 | 鄂尔多斯 | 台州 | 营口 | 宜昌 | 安徽合肥 | 固原 | 眉山 | 台南 | 桓台 | 日照 | 惠东 | 芜湖 | 定安 | 盐城 | 云南昆明 | 延边 | 黔南 | 温岭 | 南平 | 庄河 | 深圳 | 乳山 | 陵水 | 澳门澳门 | 玉溪 | 昭通 | 广安 | 广汉 | 江西南昌 | 防城港 | 金昌 | 许昌 | 黑河 | 温岭 | 濮阳 | 雅安 | 四川成都 | 汕头 | 娄底 | 临猗 | 保亭 | 定州 | 郴州 | 定安 | 曲靖 | 乌兰察布 | 河北石家庄 | 唐山 | 阳江 | 澳门澳门 | 防城港 | 邹城 | 新泰 | 湖北武汉 | 宿州 | 海东 | 中山 | 榆林 | 吐鲁番 | 焦作 | 开封 | 焦作 | 清徐 | 贵州贵阳 | 宜都 | 沧州 | 毕节 | 嘉兴 | 孝感 | 台湾台湾 | 常德 | 十堰 | 陇南 | 广饶 | 张家界 | 宝鸡 | 临沧 | 昭通 | 眉山 | 福建福州 | 绵阳 | 兴化 | 云浮 | 大庆 | 丽江 | 那曲 | 吐鲁番 | 普洱 | 如东 | 吐鲁番 | 杞县 | 东营 | 西藏拉萨 | 黔东南 | 丹阳 | 丽江 | 株洲 | 安庆 | 咸宁 | 三河 | 甘肃兰州 | 绍兴 | 曲靖 | 揭阳 | 保定 | 丹阳 | 伊春 | 河南郑州 | 中山 | 湖北武汉 | 鄂州 | 邢台 | 阿坝 | 阿拉尔 | 汝州 | 枣阳 | 毕节 | 龙岩 | 固原 | 承德 | 中山 | 张家界 | 黑河 | 屯昌 | 朝阳 | 包头 | 昌吉 | 永康 | 泉州 | 屯昌 | 丽江 | 柳州 | 果洛 | 绥化 | 株洲 | 宁波 | 乐山 | 澳门澳门 | 高雄 | 深圳 | 泉州 | 东方 | 玉树 | 阳江 | 武安 | 聊城 | 宿迁 | 龙口 | 郴州 | 内江 | 湖北武汉 | 黔南 | 南阳 | 铜川 | 芜湖 | 遂宁 | 大庆 | 鞍山 | 汕头 | 贺州 | 赵县 | 揭阳 | 江西南昌 | 馆陶 | 张北 | 云南昆明 | 深圳 | 常德 | 宜昌 | 甘南 | 淄博 | 基隆 | 乌海 | 桐乡 | 绵阳 | 红河 | 新沂 | 改则 | 图木舒克 | 福建福州 | 眉山 | 张掖 | 海门 | 五家渠 | 淄博 | 泗阳 | 扬州 | 北海 | 淄博 | 定安 | 福建福州 | 保定 | 嘉善 | 西双版纳 | 娄底 | 香港香港 | 乌海 | 曲靖 | 怒江 | 安岳 | 涿州 | 阳春 | 吕梁 | 焦作 | 宜宾 | 天水 | 昭通 | 嘉峪关 | 沧州 | 烟台 | 清远 | 云南昆明 | 文昌 | 哈密 | 启东 | 通辽 | 义乌 | 宜昌 | 石河子 | 马鞍山 | 深圳 | 香港香港 | 孝感 | 枣庄 | 内江 | 四平 | 汝州 | 怀化 | 泰安 | 桐乡 | 日喀则 | 克孜勒苏 | 日照 | 通辽 | 六盘水 | 贺州 | 许昌 | 延安 | 汕头 | 南充 | 贺州 | 大丰 | 保亭 | 中卫 | 黄石 | 攀枝花 | 赣州 | 三门峡 | 滨州 | 灌云 | 赤峰 | 厦门 | 淄博 | 德阳 | 南安 | 洛阳 | 鹤壁 | 深圳 | 馆陶 | 雅安 | 日喀则 | 湖北武汉 | 东台 | 许昌 | 淄博 | 大丰 | 瑞安 | 陇南 | 丹阳 | 温州 | 澳门澳门 | 燕郊 | 黄冈 | 景德镇 | 乐清 | 海南海口 | 宁德 | 沭阳 | 清远 | 乳山 | 基隆 | 涿州 | 广汉 | 宜宾 | 嘉善 | 黄南 | 克孜勒苏 | 荣成 | 霍邱 | 鄢陵 | 铜陵 | 湖南长沙 | 基隆 | 博尔塔拉 | 鸡西 | 潜江 | 台南 | 甘南 | 黑河 | 连云港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松原 | 乌海 | 厦门 | 惠东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泗阳 | 十堰 | 汉中 | 曹县 | 灌南 | 甘肃兰州 | 白山 | 阿克苏 | 澄迈 | 娄底 | 宜宾 | 桓台 | 辽宁沈阳 | 塔城 | 德清 | 黄石 | 扬州 | 山西太原 | 靖江 | 内江 | 本溪 | 深圳 | 钦州 | 甘南 | 西双版纳 | 南平 | 海宁 | 三亚 | 山西太原 | 周口 | 商丘 | 新泰 | 广元 | 德阳 | 白城 | 阿克苏 | 双鸭山 | 任丘 | 石河子 | 温州 | 东阳 | 衡阳 | 台北 | 武威 | 玉树 | 贺州 | 丽江 | 泰州 | 鹤壁 | 白沙 | 锡林郭勒 | 大同 | 眉山 | 铜川 | 济源 | 日照 | 任丘 | 东方 | 莆田 | 大丰 | 昌吉 | 福建福州 | 漯河 | 克拉玛依 | 文昌 | 黄石 | 香港香港 | 河池 | 揭阳 | 连云港 | 荣成 | 大庆 | 连云港 | 台山 | 文昌 | 宿迁 | 正定 | 德宏 | 承德 | 溧阳 | 白沙 | 长葛 | 黄山 | 双鸭山 | 灌云 | 商洛 | 白城 | 博罗 | 通化 | 儋州 | 厦门 | 忻州 | 阿坝 | 汝州 | 淮安 | 云浮 | 聊城 | 灌云 | 枣庄 | 曹县 | 涿州 | 遵义 | 滨州 | 安康 | 鄂尔多斯 | 巴彦淖尔市 | 河源 | 潍坊 | 泰兴 | 玉溪 | 陕西西安 | 馆陶 | 临海 | 绵阳 | 曲靖 | 临汾 | 石狮 | 黔东南 | 无锡 | 浙江杭州 | 营口 | 天水 | 齐齐哈尔 | 通化 | 长治 | 大庆 | 新余 | 佳木斯 | 崇左 | 厦门 | 黔南 | 常德 | 大兴安岭 | 张家口 | 厦门 | 赤峰 | 鄂尔多斯 | 松原 | 琼中 | 溧阳 | 承德 | 漯河 | 章丘 | 陵水 | 怀化 | 甘肃兰州 | 海西 | 盘锦 | 三明 | 湘潭 | 永新 | 包头 | 曲靖 | 高密 | 通化 | 柳州 | 顺德 | 蚌埠 | 大连 | 宁国 | 霍邱 | 宁德 | 伊春 | 包头 | 巴彦淖尔市 | 营口 | 昌吉 | 苍南 | 崇左 | 嘉善 | 云浮 | 吉林 | 黑龙江哈尔滨 | 乐山 | 石嘴山 | 榆林 | 通辽 | 长治 | 云浮 | 永州 | 宜都 | 朔州 | 潮州 | 随州 | 深圳 | 衢州 | 乌兰察布 | 鹰潭 | 汉川 | 盐城 | 蚌埠 | 蓬莱 | 日喀则 | 达州 | 项城 | 安庆 | 江苏苏州 | 安吉 | 抚顺 | 神木 | 绥化 | 汕尾 | 保定 | 济宁 | 惠东 | 迪庆 | 曲靖 | 厦门 | 雅安 | 运城 | 伊犁 | 任丘 | 郴州 | 台北 | 白山 | 楚雄 | 锦州 | 肥城 | 台北 | 承德 | 莒县 | 瓦房店 | 萍乡 | 莆田 | 七台河 | 湖南长沙 | 中卫 | 荣成 | 溧阳 | 上饶 | 阿拉善盟 | 枣庄 | 济源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邢台 | 金华 | 东莞 | 定州 | 七台河 | 淮北 | 灌南 | 伊犁 | 嘉峪关 | 龙口 | 瑞安 | 淄博 | 惠东 | 喀什 | 来宾 | 万宁 | 库尔勒 | 洛阳 | 滨州 | 琼中 | 章丘 | 江门 | 宁波 | 陵水 | 河南郑州 | 恩施 | 乌兰察布 | 醴陵 | 宝应县 | 东海 | 垦利 | 益阳 | 鸡西 | 海西 | 台北 | 随州 | 曲靖 | 阜新 | 铜陵 | 安岳 | 澳门澳门 | 四平 | 中山 | 吴忠 | 项城 | 庄河 | 宁波 | 石嘴山 | 台州 | 哈密 | 上饶 | 抚州 | 凉山 | 白银 | 吐鲁番 | 广饶 | 萍乡 | 乌兰察布 | 延边 | 玉树 | 枣庄 | 三亚 | 三门峡 | 中卫 | 永新 | 贵港 | 乌兰察布 | 晋中 | 白沙 | 泗阳 | 海南海口 | 柳州 | 恩施 | 海安 | 通化 | 绵阳 |